首页 > 历史考古 > 历史真相 > 正文

李斯怎么死的,一起来看李斯的另一副江山

2016-06-29 来源:独家整理 作者:aomicom 移动版
字体大小:

\

了解秦王朝的人或许都或多或少知道李斯这个人,根据正史的记载,李斯是秦王嬴政时期秦国的丞相,当时是权 倾朝野的人,为秦王朝的六国郑策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策略,并且在秦王朝建立之后,设立了礼仪制度,对我国的后世影响是非常非常重 要的,奠定了我国两千年的政治格局,并且还制定了相关的法律条文,规范了法律的相关内容,而在秦王嬴政死后,李斯和赵高合谋修 改了嬴政的遗诏,迫使嬴政的长子扶苏自杀,并且让秦王嬴政的第二个儿子胡亥继承了王位,因此李斯也被称为是一个奸臣,但是不得 不说的是,李斯对于中国历史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并且对秦王朝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在胡亥继位之后,李斯开始了和赵高的对抗 ,最后被胡亥处以了腰斩之刑,并且被夷三族,结束了自己辉煌的一生,本文就来为大家介绍一下关于李斯的故事,介绍一下李斯的历 史贡献,了解一下李斯是怎么死的。

李斯简介

\

秦朝丞相,河南驻马店上蔡县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和书法家,千古一相。李斯协助秦始皇统一天下;秦统一之后 ,李斯参与制定了秦朝的法律和完善了秦朝的制度,力排众议主张实行郡县制、废除分封制,提出并且主持了文字、车轨、货币、度量 衡的统一。李斯政治主张的实施对中国和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奠定了中国两千多年政治制度的基本格局。李斯贡献巨大,但是害死 了韩非和被赵高所逼把胡亥推上了皇位,后被赵高所害。

李斯的贡献

\

秦王朝嬴政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统一六国的皇帝,对于我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因为如果不是秦始皇的出现,中国 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格局,或许会是一个四分五裂的格局,而李斯作为秦朝的宰相,其地位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时的背景下, 天下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宰相来进行决策,因此李斯对于秦朝的建立以及后期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而这其中表明的就是李斯的贡献,不 过也不单单只是李斯在秦朝历史上的贡献,也表现在李斯在其他方面的贡献,具体的来说,李斯的贡献主要有以下的几个方面。

李斯在文学上的贡献

李斯在文学上以散文见长。其文上承战国荀卿,下启西汉邹阳、枚乘,不仅布局谋篇构思严密,而且设喻说理纵横驰骋,既重质实 ,又饶文采,往往文质互生,在寂寥的秦代文坛上一枝独秀。

李斯散文现传四篇,计为《谏逐客书》、《论督责书》、《言赵高书》、《狱中上书》。其中作于秦王政十年(公元前237年)的《 谏逐客书》,是传诵千古的名篇。

李斯对建立秦朝的贡献

李斯最大功劳就是辅佐秦始皇统一了全国,建立了封建中央集权制的国家,而李斯的这篇《谏逐客书》,它的作用是非常重大的, 如果不是李斯上书《谏逐客书》,秦国的外来人才将会被全部赶走,而这些人才一旦被赶走,肯定会被齐国、楚国所利用,那么这个后 果是不堪设想的。

李斯对小篆的贡献

秦始皇初兼天下,和贷币、度量衡一样,当时以大篆为范畴的文字亦甚繁乱。如较早的甲骨、钟鼎、籀文(即金文)和较近的六国 文字,都大大阻滞了社会文化的统一和进步。于是“丞相李斯乃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 ,所谓‘小篆’者也”(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这次以李斯倡议,首创并主持的文字统一工作,史称“书同 文字”,故小篆又名“秦篆”。

对于小篆之创始,历来素无异议,李斯当为先河,诚所谓“小篆者,李斯所作也。增损大篆,谓之小篆”(《太平广记 》引《书断》)。小篆的问世,意义极为深远。它以一种简单化、定型化、省略和改换偏旁的新格局,为“方块字”的形成 奠定基础。

李斯对帝业体制的贡献

秦统一后,先是在李斯等人的建议下,奉王为“泰皇”、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 “朕”(秦始皇改“泰皇”为皇帝)确定了帝制。为了秦王朝的万世基业,李斯又以强烈的历史使命感,高瞻远 瞩,驳斥了以王绾为首诸大臣的师古“分封”之说。

一针见血的指出:“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属相远,相攻击如仇雠,诸侯更相诛伐……置诸侯不便。 ”由始废除分封,确立了“使秦无尺土之封不立子弟为王,功臣为诸侯者”的郡县制。郡县制的立生,生命力是强大 的,为后世根深蒂固。对此新政,后人多有颂赞。

李斯对中国交通历史的贡献

李斯还建议秦始皇兴修水利,车涂同轨,并上书:“治驰道,兴游观,以见主之得意。”在全国范围内修筑起了“ 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汉书。贾 山传》)的大规模驰道工程。和随后修的“直道”并重于世,被后人认为“是现代高速公路的先驱,是中国交通史上 的伟大创举。”

李斯在军事战略上的贡献

在统一策略上,著名的军事战略家尉缭曾向秦王提出过:“毋爱财物,赂其豪臣,以乱其谋,不过亡三十万金,则诸侯可尽 ”的计策,并被秦王采纳。需要说明的是,这一策略虽为尉缭所出,秦王采用,实则“李斯方主持国政,一切决大疑、辨大 难,皆须斯从中参赞擘划,方能成为国事,因此……以明兹事之实行,全系斯用事之力。”

至于顿弱的“王资臣万金而游,听之韩魏,入其社稷之臣于秦,即韩、魏从,韩、魏从,而天下可图也”云云(《战国 策。秦策四》);也与李斯的支持有着莫大关系。

李斯对秦朝人才发展的贡献

《史记。李斯列传》:“会韩人郑国来间秦,以作注溉渠,已而觉。秦宗室大臣皆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 为其主游间于秦耳,请一切逐客。‘李斯亦在逐中。“正是鉴于这种情况,李斯才写了他那篇传世名作《谏逐客书》,为秦 朝留下了大量的人才。

李斯的历史争议

\

应当承认,在人类发展史上,任何一个伟大的人物,都或多或少存在着所处时代的历史局限,说起李斯之过,不外有四:

1、惑主焚书,首导浩劫;

2、邀媚取宠,上《论督责书》。

3、妒嫉同窗,陷杀韩非;

4、贪居爵禄,废嫡立庶;

针对其一,凡阅史人皆知,韩非入秦“实为弱秦”,“因其与李斯、姚贾之计划,针锋相对,故斯、贾不得已而共 请杀之。此事关系秦之统一事业,至为巨大,非寻常嫉贤害能者可比。

“其二之”焚书“,也重在”禁“,而不在”焚“,是在”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 “的前提下,才对儒家”复古分封“采取的打击。否则,郡县之制便难巩固。即便是和稍后引发的”坑儒事件 “有所联系,时”当战国横议之后,势必至此。自是儒生千古一劫,埋怨不得李丞相秦始皇也。“何况”焚书者 ,本秦旧制,不始李斯“。

不可否认,第三点沙丘之变,一定程度上是因李斯私欲之故,算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败笔和历史污点。

至于《论督责书》斥其”阿意求容“之说,对李斯未免苟求过甚。反映了一些传统文人好丹非素,论甘忌辛的心态,含 有对李斯刻意的歧视和偏见。就文章内容看,他也是本着”法家者流“的主导思想,和韩非”信赏从罚,以补礼制。 无教化,去仁爱,专任刑法“的法家概念如出一辙,并无殊异。

李斯怎么死的

\

二世二年初,由于赵高的构陷,李斯入狱。在赵高的授意下,狱卒天天严刑逼供,直打得李斯皮开肉绽,体无完肤;李斯实在受不 住,只得招了假供。他之所以不自杀,是因为自思有雄辩之才,又是秦王朝的有功之臣;而且,自己也的确没有谋反,说不定通过上书 二世就会赦免他。

可是天真的李斯哪里知道,进谏之路已完全为赵高一党把持,申诉书全落人了赵高手中。恣意妄为的赵高轻蔑地将书撕个粉碎: “囚犯还有资格上书!”为了堵住李斯曲嘴。他派自己的亲信扮成御史、谒者、侍中,轮番提审。若李斯以实情相对,则施 行拷打,直到李斯坚持假供不再改口为止。

后来二世真的派人来审讯他,李斯以为还是和以前一样,就仍以假口供对之。胡亥看到口供后,以为李斯真想谋反,对赵高感恩戴 德:“如果不是爱卿,朕几乎被丞相出卖了!”二世二年七月,经过一系列精心策划,李斯的罪名终于被赵高罗织而成,再 也无法改变了。奔赴腰斩刑场的李斯,悔恨交加却为时晚矣。当年沙丘之谋,他如果不贪求一时私利,又何至于落得今日的下场呢?胡 亥的昏庸,赵高的阴毒,都是他始料不及的。

李斯的另一副江山

\

讲述故宫里的艺术史,我们不妨从李斯的小篆开始。

因为李斯可能是汉字书法史上第一位有名有姓与作品流传下来的书法家。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离开风沙弥漫的黄土高原,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远距离旅行——按照官方的说法,叫作东巡。 两年前,那场持续了五个多世纪的漫长战事终于尘埃落定,作为唯一的胜者,秦始皇有理由欣赏一下自己的成果。他从咸阳出发,走水 路,经渭河,入黄河,一路风尘,抵达山东齐鲁故地登陶县的峄山。

这一事件与艺术史的关系是,当秦始皇站在峄山之巅,眺望自己巨大的国土时,内心不免豪情荡漾,一个强烈的念头控制住他,那 就是要把这一事件落在文字上,刻写在石碑上,让后世子孙永远记住他的圣明。

这个光荣任务交给了一路陪同的丞相李斯。李斯当即提笔,运笔成风,沉稳有力地写下一行行小篆,之后,他派人在峄山上刻石立 碑,于是有了一代代后世文人魂牵梦绕的秦《峄山碑》。

《峄山碑》从此成为小篆书写者的范本。

李斯的时代,是小篆的时代

\

此前,在文字发明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流行的字体是大篆。广义地说,大篆就是商周时代通行的、区别于小篆的古文字。这种极富 古韵的字体,被大量保存在西周时期的青铜、石鼓、龟甲、兽骨上,文字也因刻写材料的不同,分为金文(也称钟鼎文)、石鼓文和甲 骨文。

大篆的写法,各国不同,笔画繁琐华丽,巧饰斑斓。秦灭六国,重塑汉字就成为政府第一号文化工程,丞相李斯亲力亲为,为帝国 制作标准字样,在大篆的基础上删繁就简,于是,一种名为小篆的字体,就这样出现在书法史的视野。

这种小篆字体,不仅对文字的笔画进行了精简、抽象,使它更加简朴、实用,薄衣少带,骨骼精炼,更重要的是,在美学上,它注 意到笔画的圆匀一律,结构的对称均等,字形基本上为长方形,几乎字字合乎二比三的比例,符合视觉中的几何之美。

这使文字从整体上看去显得规整端庄,给人一种稳定感和力量感,透过小篆,秦始皇那种正襟危坐、目空一切的威严形象,隐隐浮 现。

秦始皇对于公共文字的设计,总让我下意识地想起《圣经》中对于建造巴别塔的记述

\

读过《旧约·创世纪》的朋友们都知道:洪水之后,诺亚的子孙越来越多,于是向东迁移。在示拿地(古巴比伦附近),他 们遇见一片平原,定居下来,决定建造一座大城,在这座城里,建造一座通天的高塔,这座塔,就叫巴别塔。有了这座塔,所有的人都 生活在上面,他们就不用再害怕洪水。

由于大家语言相通,建成的巴比伦城繁华而美丽,巴别塔也越建越高,即将抵达上帝的住所。没想到这件事惊动了上帝,因为它触 动了上帝的权威。他悄悄地离开天国来到人间,改变并区别开了人类的语言,使他们因为语言不通而分散在各处,那座塔也建不起来了 ,从此成为烂尾工程。

这段记载,在后来的西方艺术史中被不断重述,16和17世纪,彼得·勃鲁盖尔、瓦克布奇、阿贝尔·格里米尔这些佛 兰德斯画家,都对此进行过同题绘画。但丁的《神曲》,把巴别塔工程的总指挥宁录(Nimord)放进《地狱篇》,用一条锁链锁在地狱 深处,来惩罚他的狂妄。

西方艺术对于巴别塔的再现,包含着某种深深的恐惧。这种恐惧里,既有对上帝的敬畏,也有对人类的警惕,即:这种齐刷刷的共 同意志,固然可以创造奇迹,但制造起灾难来,也势不可挡。

“二战”以后,西方哲学家们更是达成了这样的共识:无论巴别塔建成后会给人类带来什么,建造巴别塔本身就是一种 危险的行为。20世纪最富个性的政治思想家奥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曾经写过一篇名文,名字就叫《巴别塔》。

在这篇文章里,他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追求完美的道德理想,可以使人类受到欺骗。

落实在华夏大陆上的巴别塔

\

国人心中,也有对大洪水的恐惧,只不过中国人的应对举措,不是通过建筑来实现,而是通过社会组织来实现,这个社会组织,就 是“大一统”的帝国。

我们都知道,黄河、长江横贯中国,河水的泛滥却又常使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遭受灭顶之灾。在大洪水面前,小规模经营的农民们实 在不堪一击。

抗洪大业,依赖一个人是不靠谱的——比如我们熟悉的大禹(根据《水经注》的记载,黄河龙门和长江三峡都是大禹开 辟的,那里的岩石上至今还留着他斧劈的痕迹),在今天,我们很难分清他是人还是神,或许他就是介乎人神之间的“半神 ”(demigod),像治水这样的超级工程,只能依赖集体规模,才是最有效的(在今天也是如此)。于是,黄河与长江不仅是滋养 华夏民族的母亲河,也是最伟大的煽动家,它们以雄辩的语言使它们的子民们相信,要生存下去,必须依靠所有人共同的力量。

于是,作为历史筛选出来的成功者,无论创建夏朝的大禹,还是创建秦朝的秦始皇,都对他们的巴别塔事业底气十足。周秦汉唐, 宋元明清,无论“大一统”带来多少负面效应,华夏帝国只认这一种模式,抵御洪灾,是一个最朴素、也最重大的理由。

这种聚合的冲动,其实是与诺亚的子孙建造巴别塔时一模一样,但古代欧洲没有形成秦朝式的“大一统”社会,如学者 吴稼祥所说,这是缘于“爱琴海沿岸和希腊内地支离破碎和资源缺乏的地理环境,任何创建统一帝国的企图,既不可能,也无必 要。”

“这样的文明,依赖的是活力,而活力来自于自由竞争。因此,古希腊各城邦对独立和自由的冲动,其强度不差于河流域文明 对规模的冲动”。

在西方人今天的“中国威胁论”里,仍然暗含着对巴别塔的恐惧。他们无法理解,操持着不同语言的民族,如何能够统 合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欧洲国家,基本上是单民族的,不同的语种,很难混杂。

南斯拉夫够小了,但还是要分裂成六个国家,因为操持不同语言的族群,历史恩怨交错,传统与信仰各异,很难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而在中国,不仅形成了民族共同体,而且自夏朝算起,这个像蒜瓣一样抱成一团的民族共同体已经存在近五千年了,从秦朝算,也持 续了两千多年,即使中间有短暂的分崩离析,也迟早会重新聚拢成一个整体。

大禹的治水功业,最终也指向了文字

\

治水结束后,大禹用奇特的古篆文,在天然峭壁上刻下一组文字,从此成为后世金石学家们终生难解的谜题。大禹的行动说明,文 字不只是华夏文化的核心(对此,我将在下文中详细阐述),也是华夏政治的核心。

美术史家巫鸿说:“从一开始,立碑就一直是中国文化中纪念和标准化的主要方式。”“碑定义了一种合法性的场 域(legitimate site),在那里‘共识的历史’(consensual history)被建构,并向公众呈现。”华夏词库里的很 多词语,或许因此而生成,比如树碑立传,比如刻骨铭心。

被大禹镌刻的这块石头,被称作“禹王碑”。人们发现它,是在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岣嵝峰左侧的苍紫色石壁上,因此 也有人把它称作“岣嵝碑”。这应该是中国最古老的铭刻,文字共分9行,共77字,甲骨文专家郭沫若钻研三年,也只认出 三个字。

唐朝时,复古运动领袖韩愈曾专赴衡山寻找此碑,却连碑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失望之余,写下一首诡秘的诗作——《岣 嵝山禹王碑》。当然,对于这一神秘物体的来历,今天的历史学家们众说不一,但即使从唐朝算起,这块铭刻也足够久远了。

帝王们把各自的历史凝固在石头上,试图通过石头的“纪念碑性”(monumentality)来强化自身的权威。但我们不得不 说,在对文字的运用上,秦始皇比大禹还要聪明,因为对他来说,文字不只是为了在时空的轮转中抵抗忘却,也是他操控现实政治的工 具。

秦始皇用标准化生产的方式炮制了长城和兵马俑,他当然对工具的意义了如指掌。他知道文字是文化的基本材料,只有把文字这件 工具标准化,他才能真正驾驭帝国这台庞大的机器。因此,在夏禹那里,文字是死的;而在秦始皇手中,文字是活的,像他的臣民一样 ,对他惟命是从。

文字也是一个国。尽管小篆的“国”字,里面包含着一个“戈”字,但真正的“国”,却不是由 武器,而是由文字构建的。那时还没有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观念,那时的“天下”,不只是地理的,也是心理的,或者说, 是文化的,因为它从来没有一道明确和固定的边界。国的疆域,其实就是文化的疆域。秦始皇时代,小篆,就是这疆域的标志之一。

一个书写者,无论在关中,还是在岭南,也无论在江湖,还是在庙堂,自此都可以用一种相互认识的文字在书写和交谈。秦代小篆 ,成为所有交谈者共同遵循的“普通话”。

它跨越了山川旷野的间隔,缩短了人和人的距离,直至把所有人黏合在一起。文化是最强悍的黏接剂,小篆,则让帝国实现了无缝 衔接,以至于今天,大秦帝国早已化作灰烟,但那黏合体留了下来,比秦始皇修建的长城还要坚固,成为那个时代留给今天的最大遗产 。

在中国人的心里,无论秦始皇多么残暴,对于他“车同文,书同轨,行同伦”的举动,都是心存感激的。《岱史》称: “秦虽无道,其所立有绝人者,其文字、书法,世莫能及。”

这句话,让我们在秦始皇的暗影里,窥见了李斯的光芒。

著名的《泰山刻石》

\

从峄山下来,秦始皇又风尘仆仆地抵达了泰山,在泰山脚下,与儒生们讨论封禅大事。但他的这一创意并没有得到儒生们的响应, 这批书生没有想到,他们的反对冒犯了秦始皇,也给自己埋下了祸根。但在当时,秦始皇还顾不上想那么多,他像一个职业登山运动员 那样,对高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泰山之巅,他又想起了李斯那双善于写字的手,命令他再度挥笔,著文刻石。原文地址:http://www.yi2.net/article/201606/13243.html

这就是著名的《泰山刻石》。李斯的原本,有144字,基本上都是在歌颂秦始皇的丰功伟绩,但是这些文字,大部分已经在两千年的 风雨中消失了,至于那块顽石,也早已扛不过风吹雨打、电闪雷劈,兀自在山顶风化崩裂、斑驳漫漶,到清代嘉庆二十年(公元1815年 ),有人在玉女池底找出这块残石,已经断裂为二,仅存10字,到宣统时,有人修了亭子保护它,却又少了一个字,仅存9字。这块残 石,今藏于山东泰安岱庙。

意兴阑珊的秦始皇不知是否会想到,石头也是不可靠的,因为石头与世界上的任何事物一样,都处在时间的统辖之中,都要经历岁 月的腐蚀。

清代金石学家叶昌炽曾经总结出导致石碑破坏的“七厄”,分别是:

1、洪水和地震;

2、以石碑为建筑材料;

3、在碑铭上涂鸦;

4、磨光碑面重刻;

5、毁坏政敌之碑;

6、为熟人和上级摹拓;

7、士大夫和鉴赏家搜集拓片。“七厄”中,除了第一厄,其他皆是人为原因。

当秦始皇以焚书坑儒的形式毁灭他所痛恨的文字,时间也在悄然磨灭着他热衷的文字,甚至于,石刻文字的持久性,经常比不上一 张纸上的拓片。

巫鸿在《时空中的美术》一书中写道:“沉重的石碑较之纸上的墨拓更为短命——这个事实似乎难以置信但千真万 确。”

由于一张旧拓可能比现存的碑刻更加清晰、更能体现碑刻的原貌,所以,一张旧拓往往更具有客观性,甚至足以“挑战实物的 历史真实性和权威性”{7}。

这就是故宫博物院所存《泰山刻石》拓片的价值所在。那是一份来自明代的拓本,从上面,我们还可以读出如下字迹:

臣斯臣

去疾御

史大臣

昧死言

……

这些篆字,毛笔写字中锋用笔的迹象清晰可辨。从线条的圆润流畅、精细圆整来看,写字时,李斯内心笃定,呼吸均匀,唯有如此 ,笔毫行进时才不会有任何的波动和扭曲。

真正永久的,不是石头,而是李斯写下的文字。那些字,成为中国人的文化基因,两千年前,李斯把它注入时间中,变成造血干细 胞,在时间中繁殖和壮大。时隔两千年,李斯当年蕴含在手腕间的力道,随时可以通过我眼前的拓本复原。那些字,在脱离石头之后仍 然存活着,是因为它们不像石头那样,企图对抗时间的意志,而是与时间达成了和解,甚至借助了时间的力量,通过不断的拓刻与摹写 ,在时间中传递。正是这些不同时代的拓本,构成了对两千年前的那个经典性的瞬间的集体追述,让凝视着这拓本的我,有可能、也有 勇气去触碰那只原本已经消失的手。

秦始皇——这帝国里最高的王不会想到,为他打下手的李斯,成了中国书写艺术的一个发轫者。他缔造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那里,他才是至高无上的王。有了他,才有历朝历代的书法艺术家,在那个世界里群雄逐鹿,驰骋纵横。

泰山刻石之后,秦始皇又将刻石这项行为艺术一路延展

\

他一路走,一路刻;李斯这位高级打工仔也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一路走,一路写。此后在琅玡台、碣石、会稽、芝罘、东观,都留下 了秦始皇“到此一游”的刻石。

假若秦始皇知道他这番行动的结局,他一定大失所望。七处刻石中,碣石一刻早已被大海吞没,在历代著录中都查不到踪迹;芝罘、 东观二刻石也早已散佚;峄山刻石前面提到,虽有拓本传到了今天,却也在岁月中转了几道手,摹了拓,拓了摹,早已不再是原拓;琅玡 台刻石,为琅玡山的摩崖,是李斯小篆的杰作之一,可惜历经磨泐,几无完字;会稽山刻石,为始皇最后一刻,此石在南宋时尚在会稽 山顶,但其字迹几乎全部损泐,后经辗转翻刻,书法已板滞无神,失去原刻风貌。到今天,能全面反映李斯小篆风貌者,除《泰山刻石 》,再无他选了。

公元前210年,年逾半百的秦始皇死在第五次东巡的路上。为了维护稳定,使帝国免于当年齐桓公死后五公子你争我夺、齐桓公的尸 体烂在床上二十七天无人过问的悲剧,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一致决定,秘不发丧。溽热的七月里,李斯下令用车载一石鲍鱼跟在秦 始皇车架的后面,让鲍鱼的臭味掩盖秦始皇的尸臭。但李斯没有想到,秘不发丧的举动,为赵高篡改秦始皇遗诏,赢得了时间。

那时,公子扶苏正在上郡{8}征战,秦始皇在遗诏里,命他将军事托付给蒙恬,星夜兼程赶回咸阳主持丧事,实际上等于确认了他继 承者的身份。不幸的是,他永远不可能收到那份诏书了,赵高截断了它的去路,替换它的,是一份伪造的诏书。扶苏收到这份伪造的诏 书时,两眼含泪,双手颤抖,因为那诏书上分明写着,立胡亥为帝,让他与蒙恬自裁而死。

这份伪造的诏书,是赵高游说李斯的成果。游说的理由是,假如扶苏上台,受重用的一定是蒙恬。一句话戳到老臣李斯的心窝子里 ,二人于是完成了一次心照不宣的合作。

在扶苏的血泊里,胡亥登上了权力之巅。

他所做的一切,都在模仿从前的皇帝。

即位的第二年(公元前209年),他就像秦始皇一样开始东巡。泰山的刻石运动也有了续集,在秦始皇曾经刻下的144字之后,秦二 世胡亥又让李斯加写了78字,使刻石字数增加到了222字。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月,李斯被腰斩于咸阳

\

胡亥果然是朵奇葩,他不仅大修阿房宫,在脂香粉艳、左拥右抱间,做他的迷魂春梦,还收集天下奇花异草、珍禽奇兽供自己玩乐 ,以致于“咸阳三百里内不得食其谷”,一副玩物丧志的标准形象,成为李煜、宋徽宗这类无能皇帝的祖师爷。但老臣李斯 心里很痛,终于忍耐不住,上疏劝谏皇帝。当时,秦二世正忙着与宫女宴饮作乐,李斯的义正辞严显然让他非常不爽,一声令下,将李 斯打入黑牢。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月,李斯被腰斩于咸阳。

之后,赵高还没有解恨,带人到上蔡{9},抄了李斯的家,还挖地三尺,最深处竟达丈余。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了一片芦苇丛生的坑 塘。后人为纪念李斯,将它称作“李斯坑”。

他参与创建的帝国,终于变成一块真正的巨石,把他砸得粉身碎骨。

巴别塔,终于显露出它狰狞的一面。

李斯扮演了宁录的角色。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钢刀落下的一霎,不知李斯内心的感受如何。

他会怜惜自己的一手好字吗?

他的字,圆健似铁,外拙内巧,既具图案之美,又有飞翔灵动之势,让两千多年后,一个名叫鲁迅的写字人在书房里暗自叫好:

“质而能壮,实汉晋碑铭所从出也。”

轻拭刀刃的刽子手们不会知道,在那鲜血喷薄的身体里,还蜷伏着另一副江山。

铁画银钩中,我看见一位长髯老者穿越两千年的孤独与忧伤。

李斯视频:

小编结语:李斯和赵高是有明显的政治取向区别的,李斯虽然说在某些方面确实存在争议性,但是李斯的历史地 位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千古一相,历史对于中国后期的文化、政治格局的确定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是为何历史上对李斯的评价为 何会如此之高。

1 2 3
关于历史真相的文章
猜你感兴趣
  • 地球
  • 宇宙
  • 灵异
  • 奇闻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