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档案 > 鬼故事 > 正文

坟前古房我的家

2015-05-24 来源: 作者:美梦成真 移动版
字体大小:

坟前古房我的家

一片阴森恐怖的树林环绕着几座长满野草的土坟,坟前的古房就是我的家。我和爷爷住在这间古房里,据爷爷说这间古房是他爷爷的爷爷留给他的,那古房看起来非常古老好象是康熙时期的,我曾经对爷爷说过这座古房很值钱,也曾劝爷爷买掉古房到城里住,可爷爷就是不卖。我也问过他问什么,他却一言不发从爷爷那复杂的表情看来其中一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古房很大,其中两间原来住着一对父子,儿子的父亲没有右手,儿子叫老王只有右手。他们住在这已经很长时间了,从我出生的那一天一直到昨天他们就住在这,所以我们的关系非常好,当然我和爷爷的经济来源就只有他们的房租,我和爷爷生活很艰苦但和他们父子一比却算不了什么。一次老王给我将了他的故事:我原本有个很和睦的家庭,就因为一次被电激伤了双手也截了肢。我痛苦挣扎着过着每一天,母亲无法面对现实跳了楼,我原本也想随母亲去的可父亲砍掉了右手献给了我让我坚强的面对生活,而且还买掉了一个肾一直让我上到了高二。这个老王学习非常好就是死的太早了昨天还看见他好好的今天就因为煤气中毒死了他父亲把老王的尸体防进了医院后旧神秘的消失了......

20年后,当!......当!......当!......这撞墙的人就是我,为了正到恶作剧的材料我不得不来到解刨室。“哈.哈明天晚自习不用上拉”这说话的是大哥。我.大哥.紫牙.假发.还有法轮常常做一些恐怖的恶作剧,为了锻炼胆量我们曾10次午夜到火葬厂.9次做在火葬厂的上方通宿讲鬼故事.13次围这几个骨灰盒听张震的录音带.2次到医院解刨室砍尸体的手指.33次由于惊吓过度到医院抢救。医院就在我们学校旁边,我对这家医院很熟悉,就连医院解刨室的尸体的名字也能倒被如流,毕竟常常来这家医院嘛,所以这的一切我都非常熟悉,可是我们几个晕到后也常常被送到这家医院,最怪的是我们住的病房的对面就是解刨室。我们住的这间病房环境非常不好没有暖气每天都是阴冷冷的。有时还有一些尸体腐的味道,我以为味是从解刨室传来的,不过关上门味更大,在着住院每次都很郁闷,可为了明天的晚自习我门又在撞解刨室的门。

“当啷”门锁别撞坏了,我们几个走进了解刨室,大哥手拿袋子.我.紫牙.法轮.假发用带有灵符的刀砍尸体的手指,慢慢的的大哥手中的那些手指已经没过了袋子,当我砍下一具好象是新送来的尸体的五指手指的时候,大哥说:行了,够了,”我就把手中阁下来的几根手指仍到了一边,跟着他们向外走去。

在通往回家的路上,大哥说:“这么多手指明晚的晚自习一定不用上了,而且还能把老师吓个半昏,紫牙看着大哥说:“大哥看你这么兴奋不如我请客你掏钱,到前面的饭店吃一顿,啊?怎么样?”法轮抗着那袋满是血迹的手指气喘吁吁的说:“这个提议不错看把我累的一头的汗,快吃点东西补一补,”假发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法轮,又用手摸了摸法轮的头说:“这是累的吗?是吓的吧!”我们几个有说有笑不知不觉早已经到了午夜,“就去这家饭店吧”大哥用手指着右边说,我们几个飞快的跑进了饭店,大声呼喊着:“老板!”这是从饭店里面缓缓的走出一个人,看那一身打扮好象是一个女的,老板背对着我们而且语速还非常慢:“你们要吃点什么?”大哥望着他停顿了一会说:“来一箱啤酒几个最好的菜,”那女人说:“好,一会菜和酒全部上来!”大家望着她缓缓的远去似乎有些麻木,坐下后都一言不发,突然我喊了一句:“鬼!”大家都被我这一声吓的跺到了桌子底下,我无住嘴差一点就笑出声来。大哥从桌底伸出头来看着我,气愤愤的说:“好小子赶正这事,来都出来吧没事”他们骂了我一顿,我坐下后看到他们惊恐万分的样子又任不住笑了,可老板端上来菜时我的笑声却停止了。“”来着是你们的菜慢慢吃,“语速还是异常的慢的说完后便缓缓的走进了屋里,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和这间除我们外没有任何人的饭店,我的心有些发寒,我从桌子底下拿出几瓶酒说:“来别光顾的吃喝点酒压压惊”话音还没落几个人已经喝完了三瓶,我也开始大口大口的喝了几瓶,不知不绝我门都醉了,到在桌上都睡着。在朦胧中我发现口袋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动那出来一看是那几根在解刨室仍掉的手指,我又把它们仍掉了又到下睡拉。

第二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不在饭店里而是在爷爷的古房后面的土坟上我们惊恐的离开了.........

在公交车上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该上学了,车开的很快5分中就到了学校,着个班及里 我麻木的做着,他们几个也同样如此,就着样很快到了晚自习,我依然呆呆的忘着黑板,“哎发什么呆呢 ,化学作业写了么,一位同学多我说,我忘了讲台上的试管才知道晚自习上化学课,我最不爱上化学课一看到试管就烦,我深情的忘着那几个该死的试管,突然从试管的上面有红色液体 在流,仔细一看是血。房顶在小向试管流血,血越流越多试管里的血早就满了放顶的血不段的在向试管流血,从试管里益来的鲜血染红黑板讲台还有教室的地面也崩到了同学的脸上当几个人腐烂的手指夹扎在血中扎碎了试管声音穿入我的耳膜的瞬间教室里的人全都跑光了,只剩下我.法轮.大哥.还有假发大家好向被着一幕吓的有了意识,不在呆呆的忘着黑板而是望着法轮说:“你小子弄的太过分了教室着些血只能清洗啊,”法轮没出声双手抖动着指着黑板我顺着他所指着方向看去,天啊 那几根手指组装在一起拿了一根满是血迹的粉笔在黑板上写着段指我想跑可是动不了,我被书桌里的伸出的双手抓住了着时从门外走进一个身穿白衣段臂的老人,右手拿着一个白色的灯篓那人正是老王我门似乎已经忘了他已经死了

看到他就好向看到了希望我惊恐的喊着老王救我老王救我 .....老王没有出声只是缓缓的走上了讲台,他用那只无指的手放下了灯篓,望着我们冷笑 我看着他说你怎么了,救我老王一把抓住了我对他们说想活么想活就一人给我一刀他们几个好不忧郁的走过来向不受控制“对不起了为了生存大哥先给了他痛苦的一刀接着是法轮.假发.紫牙.当我在生死之间挣扎的时候把他的尸体也背回家了”他们几个打开书包把我的尸体的分成了几份分别装进了书包,背回了家老王仍然忘着他们冷笑

就着样5天过去了回魂夜里我们几个又在撞解刨室的门........

1 2 3
标签: 我的家 古房
关于鬼故事的文章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