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档案 > 鬼故事 > 正文

鬼楼

2015-05-24 来源: 作者:美梦成真 移动版
字体大小:

鬼楼

在某城市的一处,有座被荒废很多时的古楼,不知道从何时起,该楼出现接二连三的死亡事件。于是,恐惧让人们逐渐远离这幢楼,时间也让人们渐渐以往了曾有的伤痛。

而某一天一群年轻人为证明自己的胆识,相约在鬼楼里讲一晚的鬼故事。傍晚时分,这群年轻人在鬼楼前集合。他们其实心中都害怕但又不愿被同伴耻笑。其中一个年轻人有些退缩说:“还是算了吧。”立即引来一阵嘲笑,其中唯一的一个女孩拉住他对他说:“于杰,没事的,不是说好一起的吗?”于杰看着她的笑脸点了点头,大家笑道:“还是凯琪有魅力啊。”在哄笑声中那群人走进了鬼楼。而在二楼,一个白色模糊的影子一直注视着他们。

与此同时在野外寻求刺激的一对情侣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鬼楼附近,当他们在寻找一处隐蔽的场所时,无意中发现了鬼楼。但当那男的拉住女的往里面走时,那女的突然觉得很害怕而止住了前进的脚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怕什么这里人少很安全的,不会有人发觉的。”

“不是拉,我觉得恐怖拉。”“雷朵,你不相信我会保护你吗?”说着男人抱住了她,雷朵在男友的怀抱中融化了勉强同意一起进去,但心中仍然忐忑不安。

这对情侣找了间空置的房间,但雷朵越发觉的不安,但是又不想扫男友的兴只能战战兢兢的迎合着。那男人丝毫不理会雷朵的异样情绪,自顾

自的狂亲起来,而雷朵始终无法进入情绪而四处张望,突然看见磨砂玻璃外一个白影飘过,她慌忙推开男友说有人,男人不得不停下来开门去察看,四下张望后确定没有情况后,才不奈的说:“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可是我。。。”“好了,别乱想,有我在没事的。”男人抱住她雷朵点了点头。突然间,男人觉得背后一凉,因为他觉得好象有四只手抱着他的背后,开始他以为自己被雷朵的情绪带动,变的疑神疑鬼,但

随着背后另一双手的力道加重,那男人开始感到了恐惧,,他挣脱雷朵的怀抱跌跌撞撞的往后面退去,开始女友还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但那眼光从他脸上移到了背后,从疑惑变成了恐惧。当他感到这一变化时,心中的恐惧更是成倍的增加用颤抖的声音问到:“怎么拉?”她早已恐惧的说不出话来,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手指指向男友的背后,男人缓缓的回过头时却什么也没看到,而当他转回来时,看到一个女的吊死在他面前那男人尖叫着往外跑去,,毫不理会已经吓的晕过去的女朋友。

另一方面,那群年轻人在顶楼的某处围坐在篝火边,一个接着一个讲关于这幢楼的鬼故事,最后轮到的是于杰时,他显的面色有些凝重,其他

人以为他害怕了,边催促他快说,他叹了口气开始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原来十年前曾有个家境贫寒的女孩子叫悠悠,学习成绩优良但为人孤僻,

很多男孩子追她,她都拒绝了。但有个风流的富家子弟叫飞羽,也对她展开追求攻势,天天跟踪她,把她的时间表和行程弄得一清二楚后,开

始很贴心地为她购买所需的东西。悠悠晚上开夜车他还会为她准备好夜宵放在门外,但始终没有对她说过只言片语。有天那女孩忍不住了,主

动找上了他。她觉得他不象其他那些男人只为得到她,而他则是在默默地关心她。所以她接受了他的追求,并与他发生关系,当她发觉自己怀

孕后,有些不知所措地去找那个男生时,在门外听到原来他的追求知识为了证明别人得不到的他能得到而已,从头到底都在耍她。她当时愤怒

的想冲进去,但她克制住自己。在某一天把那个男生叫到了这撞即将要拆除的老楼,把他从顶楼推了下去,自己也上吊自杀了。当他沉重的叙

述完这个故事后,开始大家默不做声,其中一个人为了打破冷场而说他是骗人的,于是大家都活跃起来,说没想到他这么会编故事,其实他们

都害怕这就是真相。于杰为了正明自己所言非虚,从包里拿出了当时收集的新闻剪报和照片,他说:“我们真的不该来的。”其他人都抗拒这

一真相,纷纷说他是伪造的,他怎么可能有这些资料,分明是事前伪造好用来吓唬他们的。当他正欲澄清之际,突然从暗处走出一个男人,而

他竟然和照片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顿时尖叫声四起,大家纷纷抱头鼠窜,只有于杰开始是害怕但又突然冷静下来。那个让大家吓得魂飞破散

的男人突然开了口:“他说的是真的,你们真的不该来的。”大家顿时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个撞着胆问他,是人是鬼。而于杰却替他讲出可答

案:“你是飞羽双胞胎弟弟飞洋吧?”那男人默认。这时大家才敢回到位置上,其中一个好奇的问于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他低下

头沉默一会儿,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也是他藏在心中许久的秘密,因为悠悠是他一直以来的暗恋对象,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他一直默默的

关注她的一切。于是接下来又是一段沉默。

话分两头,当雷朵醒过来后,第一个反应是哭泣和拼命打手机求救。打男朋友的手机没有人接,打家人又打不通。当她慌乱一阵后,知道只能

靠自己,于是她慢慢地爬起来,想沿着他们进来的路出去,但是她怎么走也无法找到出口。而最诡异的是,他们明明在三楼,但她怎么下楼都

走不到底。她害怕极了,但手机仍然不通,踌躇了一阵,决定往上走。当她到达楼顶时,看见某个房间透出了微弱的光,她没有迟疑,不管是

陷阱还是希望她都要试试,她朝着那微弱的光芒狂奔去。

当她奔进那个房间时,她看到那群人围坐在火边,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她大哭起来,几乎昏过去。那群人看见突然冲进来一个女的,又是

哭又是闹起先是吓一大跳,后来越发觉得不对劲。在雷朵要昏厥之际,飞洋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她。被恐惧和折磨的身心疲惫的雷朵感到了

温暖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抱着他大哭起来。

听完她叙述的经历,大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理涌起阵阵寒意。如果单纯是个故事可以骗自己已经是往事了,但显然那个名唤悠悠的女孩子

还留有恨意在这个世界上,此时此刻他们都纷纷指责起别人的卤莽来。最后还是飞洋开了口结束了这场指责之争:“反正现在都已经到这个地

步了还有什么好争的,谁错的又有什么两样,现在关键是大家要团结,别单独行动,希望挨到明天天亮就没事了。”

沉默了很久,一个男的说要是上厕所,但他又不敢独自去,于是便拖着一个兄弟一起去。他们走到隔壁的空屋,各自找个角落准备方便时,其

中一个男人突然感觉裤子被拔光,有个人狠狠的咬住他的下体,他尖叫起来,而那个咬住他的女人满嘴是血的大笑,他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另一个男人赶紧跑来问他怎么了,他再一看原来只是幻觉,只是自己已经吓的尿裤子了。他们决定赶紧回去,但走出门口时猛的看见一个白影

飘进了大家所在的那个房间。经过刚刚一吓,那个男人越发害怕的说:“趁鬼不注意我们先走吧。”开始另一个男人还有些犹豫觉得弃朋友而

去实在没义气,但禁不起那个男人的一再催促决定还是先逃命,于是他们快步跑下楼去。

屋里的那群人正疑惑:怎么去的人迟迟不归,大家不免焦躁起来。飞洋建议出去找找,而被另一个男人否决了,飞洋怒吼道:“他们是你们的

朋友,你们怎么可以对朋友的生死如此冷漠?”另一个男人却说道:“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去的话只有送死,在这里至少会安全些。”争执

中,他们打翻了于杰的包,那些照片都掉了出来,坐在一边想着自己男友安危的雷朵猛地瞥见那些照片,她颤抖地拿起来,“你们说的女的是

不是她?”大家一阵沉默,飞洋温柔地问道:“你认识她吗?”没想到她竟嘤嘤地哭起来。“你是不是雷朵?”沉没许久的于杰突然问到,她

抬起头用哭红的双眼疑惑地看着他。“我是于杰啊,你还记得我吗?”以前一个同班的小男生羞涩的跟在她和悠悠身后的画面猛的串入脑海。

两个老同学在此时此刻相认,不知是感慨还是激动,两个人抱头痛哭起来。飞洋有些吃味地拉住她。温柔地安抚道:“告诉我怎么回事好吗?

原来他们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走道一起的。当初雷朵因为家里有钱但却懦弱,总是被几个坏女生欺负,一次她们又在敲诈她时被悠悠看见,

她出手救了她。当时她问为什么要救她,悠悠平静地说:“我们一样是弱者。”当时的雷朵不懂这句话的含义。直到有一天,到雷朵去她家找

她时,站在门外的雷朵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她的继父正在蹂躏她,而她却无力反抗。此时此刻她才明白悠悠对她说我们都是弱者时那冷漠的脸

旁和绝望的眼神。雷朵抱着悠悠心痛的大哭起来,而悠悠只是麻木地看着窗外。雷朵渐渐走进了她的生活,才知道幼年丧父,为了养活她,她

母亲带她改了嫁,但那便是她噩梦的开始。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成长的悠悠显得早熟而又敏感,于是她选择远离人群来掩饰自己的脆弱。直

到遇见雷朵。雷朵可以包容她的偏执、冷漠以及她奇特的喜好。她喜欢看关于人性和死亡的研究,她觉得人的灵魂和世界都是黑暗和丑陋的,

惟有人性和死亡才最真实。后来雷朵在家人的安排下出国留学,不久之后也与悠悠失去了联络。

在人们为这样一个人性悲剧震撼之时,楼下穿来一声惨叫,那群年轻人中唯一的女生凯琪突然冷笑一声道:“人就是这样自私和卑略。”于杰

看出了她的异常,拉住她问怎么了。她的脸色越来越阴霾,突然变得凶狠无比,冷冷的道:“你们都得死。”突然就冲过去死命的掐住雷朵,

“你和飞羽都是我最相信的人,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弃我而去?飞羽又欺骗我,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边说一边越来越起劲,

飞洋和于杰冲上去拉住她,而另一个男人已经乘机跑了出去,想借机逃命。

于杰激动的上前抱住了她道:“悠悠你曾是我喜欢很久的的女孩子,而现在凯琪是我心爱的女孩,求求你放过她好吗?”“你爱他对吗?那我

要让她死在你的面前!”“求求你,失去你时我已经痛苦很久了,你还想让我再尝一次失去爱的感觉吗?那你杀了我,放了她吧!”“你越是

她我越是不会放过她,还有你们!”她扫视着在旁边吓的缩成一团的雷朵和拥有那张令人心碎脸庞的熟悉面容。

“悠悠你看在于杰曾喜欢过你这么久的份上放过他,放过那个女孩子吧!”雷朵鼓起勇气站出来说了一句,她不相信悠悠会对他们如此残忍。

她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家以为雷朵的话有了一定的效果,她让于杰放开她,然后走到没有护拦的楼边,想也没想就纵身往下跳,于杰一直注视

着她的一举一动,看她往下跳,马上拉住了她,下面一边是凯琪哭喊着要于杰救他,一边是悠悠说要他们所有人死,于杰为了拉住她自己也慢

慢滑下去。飞洋本想上前帮忙,于杰让他带着雷朵快走,因为他知道悠悠不会放过他们的,看飞洋不肯走,于杰看了凯琪一眼笑着对她说:“

我爱你。”然后回头叫他们快走,然后抱着凯琪跳了下去。飞洋只能带着流着泪的雷朵去寻找出路。

当他们走到三楼的时候,雷朵的男友在楼梯口等他们,雷朵没有多想很是兴奋的上前抱住他很开心看见他没事,,没想到他冷笑一声后突然掐

住她,雷朵惊异的看着他,他冷笑说:“只要杀死他们所有人,他就可以活命,这是他和悠悠的协议。”而先前想自己先逃命的三个男人已经

已经被他杀死了。飞洋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发楞,当他意识到雷朵有危险后一步冲上去与他拉扯起来,“你是雷朵的男朋友,你怎么可以

为了保全自己而对她这么残忍?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嘿嘿,当然是自己的命比较重要,只要活着女人多的事。”一旁的雷朵实在无法接受

自己的男友竟是这种人,“现在你应该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背叛的滋味了吧,哈哈。。”眼看着飞洋越来越弱势,雷朵擦看眼泪捡起旁边的木

棍向男友的后脑猛的敲了上去,看着自己夕日的爱人满头是血的倒下来,雷朵百感交集,飞洋赶紧爬起来拉着她就跑。但是她们怎么跑也找不

到出口。“如果你愿意杀了雷朵,我就放你一条生路。”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飞洋抱紧雷朵,“不,我喜欢她,我不会为了自己杀了她的,

悠悠你太小看这世界的真情了。”“真情?哈哈。。。天真的人啊,人的本性就是自私的,他们都死于人性的自私,而不是我的手里。”“那

于杰呢?如果换做当初的你,他也会这样奋不顾身的救你的。”这时雷朵站出来:“悠悠我知道你恨我,你要杀就杀我一个吧!飞洋是无辜的

请你放了他。”“好啊,那你去死,那就可以活下来”“好,我去。”飞洋拼命拉住她,雷朵回头深深望了他一眼抱住了他并吻了他,然后狠

下心咬了他一口,当飞洋本能的抱住嘴时,雷朵毫不迟疑的向那个没有栏杆的缺口奔去,想也不想的就纵身跳了下去,而飞洋也也毫不犹豫的

跟着她大叫她的名字跳了下去。而那个空间只有悠悠的叹息声。

当飞洋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他一醒来就四处张望寻找雷朵,当他回头时发现雷朵正躺在旁边那张病床上微笑的看着他,他也慧心一笑

两只伤痕累累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1 2 3
标签: 鬼楼
关于鬼故事的文章
猜你感兴趣